[新聞] 為什麼極少人選擇移民日本?

「綜合考慮,移民日本其實很不錯。在這裡生活的話,吃得好、環境好、治安好、教育水平高,距離中國近,買張機票三四個小時就能回去,並且日本的護照在世界範圍內暢通無阻。」一位華人圈的大投資家時隔近十年再來日本時對我如是說道,目前他將為富人辦理海外移民也納入了業務範圍。

  不過,這樣的想法在海外移民的中國人中並不多見。實際上,當越來越多的中國精英層邁出國門移民時,極少有人選擇日本作為長期的棲息地。究其根源,最大的原因恐怕是日本並非移民國家,要想移民日本,需要突破一道道有形、無形的牆。

  每年約4000名華人入日籍

  數據也表明,與美國國土安全部統計的平均每年約3萬華人加入美籍相比,每年加入日本國籍的華人要少得多。

  筆者根據日本法務省公佈的資料做了粗略統計,結果顯示,從1952年至2012年年底,加入日本國籍的中國人總數為127,326人。最近十年(2003年-2012年),加入日本國籍的中國人總數為43,835人,每年徘徊在4000-5000人,人數最多的2009年也只有5392人。

  據筆者瞭解,在日華人傾向拿日本「永住」(即永久居民,類似美國綠卡)者眾,傾向拿日本國籍者寡。只要與在日韓國人(含朝鮮人)做一簡單比較,便知在日華人的這一傾向甚是鮮明。

  在日華人、在日韓國人(含朝鮮人)是日本的第一、第二大外國人群體,截至2012年年底,總數分別為652,555人、530,046人。但在最近十年(2003年-2012年),加入日本國籍的韓國人(含朝鮮人)總數多達82,259人,僅2002年一年就多達11,778人。

  不難看出,加入日本國籍的在日華人不管從絕對數量、還是人口比例都遠低於在日韓國人(含朝鮮人)。

  「入籍」難,拿「永住」更難

在美國,拿到綠卡後,需再待滿若干年才能申請加入美國籍,日本則恰恰相反,日本的移民政策傾向於鼓勵符合條件者直接入籍,而非拿「永住」,因此在日本拿「永住」要比「入籍」難得多。

  根據日本法務省規定,外國人申請入籍在形式上分為「普通入籍」和「特別入籍」,前者針對與日本人沒有婚姻關係的人,後者面向與日本人有婚姻關係並滿足條件者。

「普通入籍」要求連續在日本居住滿5年以上、20歲以上、遵守日本法律、品行良好、有維持自身及至家庭成員生計的經濟能力;「特別入籍」的要求基本相同,只是對居住年限的要求降至滿3年以上,但規定需提交10種以上表格,外加5種以上證明,筆者的一位朋友曾吐槽說他申請入籍時甚至被要求補交父母結婚證明。

  但是,申請「永住」的條件更為苛刻。在日本,申請「永住」的一大高門檻就是要求居住年限滿10年以上,且中間的簽證不能間斷;而且,在這10多年居住期內,必須有至少5年的工作年限,即需要至少5年的納稅證明,納稅證明實際上暗含了對「經濟能力」的考核,若申請者任職於小公司,收入有限,則很可能遭到拒絕。並且,申請時需持有3年以上簽證,簽證距離期滿必須還剩半年以上。

  對於所謂的「高級人才」,日本在去年5月7日才推出「海外高級人才積分制度」,以期籠絡年富力強的學者、高級技術人才、企業家等優質資源。其特點就是給學歷、職歷、收入等評估標準制定積分,當積分達到70即認定為「高級人才」,給與優惠。其中最大的優惠就是降低對「永住」要求,將對居住年限的要求從滿10年降至滿5年。但與日本政府期待的每年藉此吸引2000人相比,去年只有17人合格。

  「入籍」多為圖方便和晉陞

  從理性人的角度而言,確實如那位香港投資家所言,移民日本有諸多「好處」,「入籍」比單純拿「永住」也確實更為便利、實惠。筆者身邊也有些加入日本國籍的朋友,他們選擇入籍的最大原因也是多為圖個方便。

  首先的一大考慮就是護照免簽,在2012年亨氏簽證受限指數(Henley Visa Restriction Index)中,日本得分165,在103個國家中排第5;中國則只得分41,排第92。這意味著中日兩國護照的國際旅行自由度存在天壤之別,持日本護照可免簽去世界上大部分國家。

  筆者身邊的很多朋友加入日本國籍都是出於旅行方便的考慮。比如朋友A,最初並沒有打算入籍,但在公司組織海外遊或與日本朋友結對海外遊時,她的中國護照便成了大麻煩。其他人都是免簽,只有她卻必須辦理繁瑣的簽證申請,三番五次下來,最終難耐其煩,在去年加入了日籍。

 
  朋友B加入日籍,用他自己的話說是「一氣之下」。他十多年前與幾位日本朋友申請去香港玩,被告知需向中國使館交錢辦理入境許可,許可最終是辦下來了,但看到其他的日本朋友都不用交錢、也不用辦理入境許可,心理很不是滋味。更讓他氣不過的是,在轉道去大陸旅遊時,在某大城市火車站,與他同行的幾位日本朋友走了「外國人優先」通道,而他卻不得不排很長很長的隊買票。旅遊回來後,他「一氣之下」便申請了入籍。

  朋友C的情況也有些類似。他的一些朋友入籍後回國創業,藉此享受到了一般中國人無法享受的優惠,這些所謂的「外國人優惠」政策讓他也選擇了入籍。

  朋友D入籍,則是為了晉陞。 D大學畢業後便就職於日本一家大公司,工作表現很不錯卻因為是外國籍而遭遇到日企固有的「玻璃天花板」,遲遲得不到晉陞,對其照顧有加的上司勸其入籍,他聽從了這一建議,入籍後很快便得到了提拔。 D說,「入籍後,其實還是有隔閡,很難真正融入,但要想晉陞的話,入籍相對還是好些。」

  除此之外,也有華人是考慮到入籍可以拿到更低的利率買房,以及將來的子女更方便在日本受教育等。總體而言,打算在日本長期發展的華人,會更傾向於入籍,或夫妻兩人中至少有一人入籍。

  為何不首選「入籍」

為何傾向於拿「永住」而非「入籍」,原因可謂因人而異,但基本上可概括為兩個,一是難過「感情關」;二是壓根沒確定要打算在日本長期發展,而是想最終回國。

  可以說,難過「感情關」是華人在選擇是否入籍時的一堵無形的牆。

  在日本,入籍的正式稱謂是「歸化」,這個詞在中文指歸順、歸附,古漢語中更含有被君主的功德感化,甘願為其子民之意。顯然,在中日兩國至今仍溝壑難填、彼此互為民族主義火藥桶、且相互之間最容易觸痛敏感神經的情況下,這樣的稱謂不免會讓中國人產生牴觸心理。

  其次,在日本入籍往往需要「改姓」(姓氏為日語常用漢字除外)。比如,乒乓球國手何智麗改名「小山智麗」、漢城奧運會乒乓球男雙冠軍韋晴光改名「韋關晴光」、中國女壘原隊長任彥麗改名「宇津木麗華」、跳水名將蘇薇改名「馬淵崇英」等。據筆者瞭解,對改日本姓存在排斥心理的在日華人仍很普遍,很多人在入籍後對外仍以本名相稱,改姓後的名字則只見於正式的檔案資料。

  此外,在面試時,有的面試官會要求申請者表達對日本國的忠誠和熱愛,這也遭到很多在日華人的牴觸。這樣的做法在其他國家也很常見,但鑒於中日之間的糾結,很多人還是難以接受。甚至聽說有華人因為這一點而在面試中途,要求退還申請材料,放棄入籍。

  放寬移民進展緩慢

  日本人口白皮書稱,日本到2050年人口將從目前的1.2億減至9000萬,適齡勞動人口與贍養人口的比例將從目前的7:3變成1:1。在如此嚴峻的人口形勢面前,很多人都預估日本將不斷放開移民政策。

原東京入國管理局局長、移民政策研究所所長阪中英德曾言,「正在減少的人口是最大問題,國家將不得不為其生存而掙扎。不管怎麼說,美國在設法使自己保持生機,因為它從世界各地吸引人才湧入。相反地,日本什麼都好,就是不接納海外的人。」

  他提議日本需接受1000萬外國移民計畫,但遭到投票否決,並被右翼及保守勢力痛斥為是「賣國行為」。而《朝日新聞》此前的一項對2400位日本選民的調查也顯示:65%的被調查者反對更多移民入境。

  因此,日本不斷放寬移民政策即使是大勢所趨,這一過程恐怕也將極為緩慢。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廣告團隊聯繫方式是
微信 chuyuch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