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日本之變:越來越多的老人,越來越多的外國移民

10年前我住在日本鄉村時,很少遇到外國人。甚至在東京,當地人有時也會向我這個身材高大的美國白人投來訝異的目光。

但上個月再去日本,變化之大令我震驚。酒店、購物中心和咖啡館,似乎至少都會有一名工作人員是外來移民。一些在前台、電子遊戲廳工作的年輕人,胸前的名牌寫著非日本名字。

金澤是東京以北一座中等規模的城市。在那裏的一家酒吧餐廳,我看見櫃台後面給壽司師傅打下手的,是一個年輕白人。在另一家餐廳,服務我們的是一個來自亞洲其他國家的人,我們用英語進行交流。

總之,日本正在變得國際化,而且這個過程正在加速。

抗老化:我們真的渴望長生不老嗎?
人生幾歲開始往下坡路走?
減少工作時間能否提高日本生產力?
退休成本急劇升高 也許100歲我們還得工作
實踐「助推」理論促進繁榮發展的國家
日本人口結構的變化,是因為該國正在經歷迅速老齡化和人口減少。再加上其他因素,包括海外遊客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2020年東京夏季奧運會的大規模籌備工作,都迫切需要更多勞動力來填補就業崗位。

日本對迫在眉睫的人口危機早有認識,但幾十年來,歷屆政府都不願意採取大動作,導致問題變得越來越緊迫。

日本一所葡萄牙語學校裏的巴西兒童,攝於10月。有子女的移民經常會抱怨存在語言障礙。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希望引進更多低薪外國工人。但他提議到2025年接納數十萬藍領工人,在這個傳統上不歡迎移民的國家引發極大爭議。

週六,日本國會通過了讓更多移民勞動力進入日本的法案,這是一個存在爭議的、史無前例的舉動——從4月開始,在未來5年達到30萬人。隨著新的法案出台,日本正在經歷歷史性變化。此事何去何從,可能會影響這個國家的幾代人。

老齡人口激增,外國移民激增
什雷斯塔(Bhupal Shrestha)是一名大學講師,住在東京的杉並區,這個居住區以狹窄的小巷以及兩旁的二手服裝店和古董店聞名。他在日本生活了15年,但獲得「永久居民」簽證的道路並不一帆風順。

他說,他經歷過「在基本生活層面的各種歧視,像找房居住或者銀行開戶、申請信用卡」。他還說,移民群體在對他們有影響的政府決策中沒有發言權。

「日本社會將向移民開放,但某些方面他們仍然很保守,」他說。 「我想這是因為(他們)沒有機會跟移民群體進行交流。」

什雷斯塔來自尼泊爾,是居住在日本的128萬外國勞工之一。這是一個創紀錄的數字,2008年的時候,這個數字是48萬。然而,這個數字僅佔日本人口總數的1%,而英國是5%,美國是17%。日本近30%的外國勞工來自中國,還有很大一部分來自越南、菲律賓和巴西。

日本的外國勞工少,是因為傳統上移民在這裏不受歡迎。作為島國,它曾是一個堅定的孤立主義者。直到19世紀中葉,那些來到或者離開這個國家的人,都有可能被處以極刑。然而現在,現代日本認為自己是同質的,存在強烈的文化認同。

從歷史上看,日本國內對移民的焦慮,源自人們對失業、文化破壞以及犯罪率飆升的擔憂(日本是一個以低犯罪率聞名的國家)。

但一個大麻煩是:土生土長的日本人數量正在下降。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廣告團隊聯繫方式是
微信 chuyuchien